軍人最懂這一刻

  1958年初春的一天,滿載著歸國志願軍官兵的列車,在紅旗和花海中,徐徐駛過聳立在鴨綠江橋我方一側的巨大凱旋門。歡呼雀躍的人們,把一束束鮮花和慰問品投進車窗,勝利的喜淚在陽光下盡情揮灑。那天,志願軍某部指導員毛旺財在日記中寫到:“軍人最莊嚴的時刻,就是把和平帶回祖國。”

  是軍人,就有莊嚴的時刻。戰爭年代的莊嚴時刻,是浴血犧牲的壯烈,是生死抉擇的考驗。而和平時期的莊嚴時刻,則是無數軍人,在平凡的日子裏,在各種利益考驗面前,堅守崇高,無私無畏,為“大我”而舍“小我”,顧全局而棄局部。在今天,後者比前者更具有普遍性。這種為心中信仰而寧願選擇承受的政治素質,為軍人的莊嚴賦予了更為豐富的內涵。

  心懷對黨的忠誠,一代又一代革命軍人,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不同的莊嚴時刻,經受住了各種嚴峻考驗,體現出優良的精神品格。那是紅軍為抗戰改編時,許多軍團長、師長被降為旅長、團長甚至營長使用,他們毫無怨言欣然服從的民族大義;是進軍西藏時,十八軍軍長張國華堅決服從命令率部出征,以致隨徵的女兒病死途中也義無反顧的使命擔當;是百萬大裁軍時,副總參謀長何正文將軍,帶頭讓四個子女脫下軍裝的浩然正氣。

  1954年10月,中央決定將駐新疆人民解放軍一部分部隊,集體就地轉業,成建制編入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屯墾戍邊。對官兵們來講,這意味著不僅要脫下軍裝,而且要一輩子留在大漠邊疆。一些人思想一時轉不過彎兒來:新疆解放了,革命勝利了,大家都憧憬著復員後,回到家鄉和內地工作,娶妻成家,享受和平。但為保衛建設邊疆,10萬官兵在這一刻,做出莊嚴選擇,堅決服從黨的命令,毅然踏上新的征程。六十多年過去了,幾代兵團人,紮根邊疆,獻了青春獻子孫,譜寫了中國戍邊史上的壯麗篇章。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軍先後進行了13次大的編制體制調整。在艱難的抉擇和考驗面前,無數官兵以黨的意志為意志,深明大義,服從大局,悄然轉身,默默放下,表現出高度的政治自覺。其擔當,其境界,其情懷,令人敬佩。

  伴隨著新一輪改革深入推進,人民軍隊又迎來了一個莊嚴的時刻。這一刻是政治大考,考的是看齊追隨的政治品格、服從大局的政治覺悟和勇於奉獻的政治擔當,沒有誰比剛剛走出“霧霾”的軍人們,更能體會這場大考的分量。這一刻是涅槃重生,正如一次次的磨難,又一次次的崛起,人民軍隊在愈挫愈強中再次邁向輝煌;這一刻是徹底革新,更是自我革命精神的再度弘揚;這一刻是國家記憶,那些無怨無悔的選擇和別樣的犧牲,註定會載入史冊,成為中華民族復興奮進的履痕。

  改革是一部宏大的敘事詩。做大事,就要有崇高感、有大格局,有那麼一種精神、一股氣度,切不可瞻前顧後、患得患失。面對改革帶來的背負,我們必須有勇敢的擔當,承擔起我們這一代軍人的責任和使命。

標 簽:
  • 大我,官兵,人民軍隊,志願軍,政治品格
( 網站編輯:王潤斌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