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劇,別低估了你的小觀眾

2017年09月14日 10:33:40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劉陽

  北京東單地區,一個名叫臺基廠二條的衚同裏,隱匿著一個橙色招牌的小劇場——超劇場。這個由演員鄧超和編劇俞白眉共同經營的劇場,是北京許多孩子和家長週末都會光顧的地方。這裡上演的,是來自世界各國的小劇場兒童劇,即使已經見過廣闊天地的家長們在這裡也會不禁讚嘆,一個衚同裏的小小劇場,竟能如宇宙中的黑洞一般,變幻出無限的可能,釋放出巨大的能量。

  超劇場于2016年正式營業。在此之前,鄧超和俞白眉在從事影視工作之餘,也經營著自己的劇團。2006年,兩人合作的第一部舞臺劇《翠花上酸菜》在北京海淀劇場駐演數月,掀起了國內舞臺商業喜劇的潮流。前兩年,為了在演出場地上有更多自主權,兩人租下了位於臺基廠二條的這個小劇場。有了劇場,更多的時段用來演什麼?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們在上海看到了一齣國外機構製作的兒童劇,大為讚嘆。“既然我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為什麼不為孩子們做劇呢?”二人一拍即合。

  隨著國內生活水準的提高,家長們對孩子的藝術教育也越來越重視。近幾年,國內的兒童劇演出市場越來越火,尤其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往往一到週末,但凡有兒童劇演出的劇場都一票難求。“但選擇看什麼樣的演出、什麼樣的兒童劇,其實對家長是有一定的審美要求的。”俞白眉説。

  很長時間以來,人們對兒童劇的認知和定位都是相對固定的——簡單的故事和誇張的人偶,在大人的理解裏,兒童劇要呈現的內容和情感似乎越簡單越好,形式則越直接越好。但俞白眉認為,這恰恰是一個常識性的誤區。

  每年,在蘇格蘭首都愛丁堡,都有一項全世界最盛大的民間藝術活動在這裡舉行——愛丁堡藝穗節,來自各國的藝術家相聚於此,演出、交易、交流。藝穗節期間,整個愛丁堡都是戲劇的天堂。一個咖啡館可以是一個劇場,一個階梯教室可以是一個劇場,一輛巴士也可以是一個劇場,人們在劇場之間來回穿梭,從一個劇場到另一個劇場,只需要五六分鐘。而自從超劇場營業以來,俞白眉也連續兩年來這裡看劇。

  在藝穗節看到的好作品多了,俞白眉忍不住想,為什麼一些好的兒童劇更原始、更簡單,卻讓人心跳更快?為什麼一些原本我們以為孩子看不懂的表現手法,卻能把劇場裏的小觀眾們逗樂得前仰後合?

  但是,由於藝穗節的作品多是小劇場戲劇,演出規模不大,很少有國內演出商或從業者會予以關注,國內觀眾也就更沒機會看到了。於是,俞白眉決定帶著任務去愛丁堡,把好的兒童劇帶回國內演出,既讓更多孩子看到好劇,也為國內的兒童劇從業者提供更多學習機會。“引進的目的就是向好的作品和經驗學習,在這個基礎上把我們的創作做得更好,比他們更用心、更精緻。”俞白眉説。

  營業一年多,超劇場的舞臺上已經上演了十余出國外優秀兒童劇,其中包括來自法國的《回聲超人》、來自澳大利亞的《孩子臭》、來自加拿大的《影子夢工場》、來自英國的《鋼琴怪傑》等。這些演出的舞美往往非常簡單,但更加強調內容本身,也更注重對孩子心智的啟迪。

  在不斷引進作品的過程中,俞白眉默默觀察著小觀眾們的反應。“小孩子真正喜歡的到底是什麼?我覺得首先你不能低估孩子,有的作品比孩子本身還低齡,這就很要命。”

  今年夏天,超劇場推出了第一部原創兒童劇《漁夫與金魚》。這個已經在數代人中流傳的俄羅斯民間故事,在燈光、影像、肢體和聲樂的重構下,煥發出新的生命力。演出3天,不僅收回了製作成本,而且獲得了非常好的口碑。

  “剛開始排練這個戲的時候,我們的年輕人也跟導演有過不同意見。他們覺得這個劇裏有美聲和流行音樂,不是真正的兒童劇,我説這是你們把兒童劇理解得狹隘了。《獅子王》既被小孩子喜歡,也被大人喜歡,它裏邊的配樂只有童謠嗎?你們不能小看了小孩子,只要是真正美的東西,你們能看懂的,他們也能看懂;你們能聽懂的,他們也能聽懂。”俞白眉説,“好的兒童劇起到的功用就應該像科技館一樣,孩子們不一定非得記住什麼知識,但他們一定會覺得好玩兒,他們可以通過它接觸到新的世界、看見更多的美。”

標簽 - 兒童劇,觀眾,家長,獅子王
網站編輯 - 曾嘉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