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能盛家國情

  對國家觀、歷史觀、民族觀、文化觀的培育和傳播,恰恰不能以宏大解讀宏大,用抽象解讀抽象,而需喚醒人們的共同記憶,貼合人們的情感。

  香港回歸20週年,歌手張明敏再次唱響《我的中國心》。這首33年前的老歌,擲地仍有金石之響。

  1984年,張明敏首次在春晚舞臺上唱起《我的中國心》,打動了一代人。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時,他再次唱起這首歌。三次重要節點的演唱,將家與國的叮嚀,從一代人傳到了另一代人的耳邊。

  什麼是家國之情,什麼是文化認同,什麼是民族凝聚力?如果理論性地解釋起來,怕是萬語千言也難以窮盡。但有意味的是,這些情感往往流入了傳唱的旋律裏,寫進了傳誦的詩句中,融入了街頭巷陌的談天、論壇微網志的留言,成為人們日用而不覺的生活內容,無聲卻有分量、不顯山露水卻又隨時能引發共鳴。

  想一想,當我們談起民族精神,也許耳邊迴響的就是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眼前浮現的就是徐悲鴻的《戰馬》,一些詩句瞬間在頭腦中轟鳴——吉鴻昌的“國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朱德的“自信揮戈能退日,河山依舊戰旗紅”,陳毅的“五年碧血翻滄海,一片丹心照漢旗”。

  如果我們被問起何為家國情懷,上年紀的人也許會不自覺地哼起《我的祖國》《春天的故事》,更年輕的人們可能會想起《我和你》《國家》《天路》。它們在不同的年代講述著同一個故事,也用不同的旋律引發著幾代人之間的和聲。

  流傳的旋律、畫作、詩句、影像,是對大眾感情的凝練表達。它們的存在為我們提供了更立體的觀察角度:在一個多元文化的時代,與“愛國”“家國”“民族感情”相關的文化敘事始終有著強韌的力量。可能對於今天年輕的人而言,將宏大的詞彙挂在嘴邊有點滑稽,但為抗戰電影《南京!南京!》流下的熱淚,因電影《湄公河行動》而為中國緝毒警察進行的社會呼籲,卻都是沉甸甸的“中國心”的表達。

  它們的存在也是一聲提醒:對國家觀、歷史觀、民族觀、文化觀的培育和傳播,恰恰不能以宏大解讀宏大,用抽象解讀抽象,而需喚醒人們的共同記憶,貼合人們的情感。有時候,一本書都説不盡的精神,一句詩就能盛得下;多少堂課都未必見效果,一首歌卻能奪魂攝魄。珍惜那些由無數創作者在大眾生活中留下的“金句”,它們往往是國與家、民族與個人之間最短的橋梁。

  花甲之年的張明敏再次開嗓,聲音仍是出奇的清澈,而和《我的中國心》共同經歷了30多年改革史的中國,卻已經是巨變滄桑。這就像一個隱喻——在不斷變化的歷史中仍有著一種不變的情感,緊緊地挽結著一個民族。

標 簽:
  • 家國,國家觀,家國情懷,《我的中國心》
( 網站編輯:張利英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