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朝日

  節氣不在沙漏裏,也不在表盤上,它如一幅聲形並茂的時間卷軸,記錄著也規劃著人們認真又仔細的生活。

    春分之日,太陽位於黃經零度,很像走完一圈又回到了起點。

    這一天,太陽幾乎直射赤道,而我們生活的地方陽光卻剛剛好,不似冬日般懶惰,也未如夏日般驕橫。這個季節,我很喜歡閉上眼睛迎著陽光,眼前會不停地變幻著色彩與形狀,就像奇妙的萬花筒一樣。

    春分,算是二十四節氣中較早被先人感知的季節界限,也是傳統社會裏祭祀太陽的重要時間。春分祭日,取鼓勵農桑、祈禱豐收之意。在老北京,祭日時皇帝要去日壇,王公貴族在宮中的寺廟,而普通老百姓則去太陽宮。祭品乙太陽糕為常,是一種用糯米加糖蒸成的圓餅,餅上嵌一個捏成的雞形的麵糰。太陽糕上馱著的這只“雞”應該是玄鳥的代表,具體指向卻有著諸多的解釋,或是燕子,或是鳳凰,或是烏鴉,或是雄雞。

    還在北京求學時,春分朝日的時節,我曾優哉遊哉地在已經成為公園的日壇裏閒逛,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的是“羲和”與“八佾”,也曾心血來潮地搭上地鐵前往名字還在的太陽宮,只想踩一踩那裏的土地。當然,更多的時候,我還是喜歡一個人踱到校門口外的稻香村,買幾塊太陽糕吃,雖然上面再沒有不知道來頭的“雞”形麵糰。

    曾有朋友嘲我:自從認識了你,感覺天天都在過節。當時的我,竟無力反駁。現如今倒是有了大熱的説法:生活需要一些儀式感。想起了自己在“貴如油”的春雨中做過的傻事:一個人撐著傘在池邊散步,看見池裏的魚兒也在沿著岸邊閒遊,突然愛心氾濫,覺得獨享傘下時光有些過分,於是乎,貼著岸,把雨傘儘量向池裏傾斜,想要給魚兒們遮遮雨。就這樣撐了十幾分鐘後終於恍然大悟,本就生活在水裏的魚兒根本感受不到春雨的淋漓。都説“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其實有時候,己所欲也並非他人想要。

    春分時節,正是草長鶯飛、花紅柳綠的大好時光。蟄伏了整個寒冬的人們可以走出家門,一頭扎進大自然的懷抱,踏青挑菜、簪花飲酒,放一隻輕盈的風箏,吸幾口新鮮的空氣。在閒適的人們心中,春光旖旎、韶華易逝,若不珍惜,他日縱使仍見“桃花”笑迎春風,也難阻止“人面”悄然而去。所以,當時光正好,當青春做伴,不辜負才是最好的選擇。

    春分前後,也是農忙時分。此時,種植早稻的地區開始選種、浸泡、催芽、落谷;此時,在龍井、碧螺春的茶葉種植區,春茶開始抽芽,過了春分就要採明前茶;此時,桑枝開始綻苞,養蠶的地方要進行蠶室消毒、整修蠶具、供奉蠶神、迎接蠶花。在耕作的人們眼裏,一年之計在於春,春生才能夏長,春耕才能秋收,春忙才能冬藏,對於大好春光,他們也不能辜負,只不過這不辜負裏承載的更多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勤懇與勞苦。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春色三分,化塵與水。

    時間,是一個太有趣的東西,可以給予很多,也可以帶走很多。在沙漏裏,時間是些顆粒,倒轉就能重來;在表盤上,時間是個圓圈,終點又是起點。節氣不在沙漏裏,也不在表盤上,它如一幅聲形並茂的時間卷軸,記錄著也規劃著人們認真又仔細的生活。

    當太陽又到零度,晝夜又至均分,寒暑又在交替,“一候玄鳥至,二候雷乃發聲,三候始電”,春分更多的是人們對這個世界的覺知:

    你會看到南來的燕子,它是太陽的使者,也是春天的精靈;

    你會醉心於十里桃花,那裏隱匿著一個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往來種作、怡然自樂的理想村落;

    你會牽一隻風箏奔跑,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它就像你離不開的手機一樣傳遞著資訊;

    你會感嘆甚至追逐著春日裏的田園風光,它是很多人鄉愁的起點,不在遠方,就在過去。

標 簽:
  • 春分,節氣,時間,桃花,春天
( 網站編輯:曾嘉雯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