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

2018年04月09日 15:39:08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丁捷

  【內容簡介】

  《初心》是著名作家丁捷最新作品,是一部政論散文集。初心,這是當今社會的大主題,是人生的大文章。十九大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作為中國共産黨的時代主題;一個人,一個政黨,一個國家都有初心,踐行初心便能凱歌行進,偏離初心難免誤入歧途。本書便是以生動細膩的文學筆觸,梳理個人、政黨和國家的初心,講述初心的建立、踐行、搖擺、喪失和回歸。

  【編輯推薦】

  1.丁捷在超級暢銷書《追問》之後,對這個時代與人心的繼續拷問。作者再度對部分落馬貪官的內心世界進行一場徹徹底底的“問心之旅”,深度挖掘他們靈魂衰落的終極原因:忘記“初心”。“初心”是什麼,方向在哪,我們將以何種方式繼續前行?作者認為,初心即自然,它是一切美好的本願。

  2. 不忘初心是一個人、一個政黨乃至一個國家的永恒主題。作者分析社會現象,寫人心、人情、人性,看當下對於初心的偏離與堅守,找出時代病變和人心的病灶,雄辯地論證了全面從嚴治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踐行初心便能凱歌行進,偏離初心難免誤入歧途。

  3.《初心》是當今社會呼喚的一個美好文本。作者緊密結合自己的工作經歷和人生閱歷,感悟歷史,審視自我,把“不忘初心”引申到我們的人生中,挖掘其非凡意義,並建言怎樣才能“不忘初心”。

  4.北京大學原黨委書記、江蘇省委原副書記任彥申作序推薦。任彥申評價《初心》 “語境親切,態度率真”,概括了一代人甚至幾代人思想的某些“律動”。二月河則認為,丁捷撥開了當今中國“精英”階層的一層脆弱的面紗。

  【線上試讀】

  序

  任彥申

  2017 年,反腐題材紀實文學作品《追問》的暢銷和反腐題材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的熱播,在中國社會産生了石破天驚的轟動效應。這兩部作品,是現世版的貪官現形記,是鮮活的人性百態圖,是發人深省的人生啟示錄。

  《追問》這部作品的震撼之處,不在於它揭示了人所不知的種種貪腐秘聞,也不在於它鞭撻了這些貪官在光鮮外表下的種種醜行,而在於它觸及了貪官們的內心,剖析了他們走向貪腐的心路歷程,深深地敲打著他們扭曲的靈魂。

  面對《追問》這部作品熱銷、熱議、熱捧,作者丁捷不是沉湎于這種榮耀,而是開始了更深入的“追問”。他在全國各地做了多場“追 問初心”的專題報告,在與各層人群面對面的對話交流中,他獲得了更多的靈感和“悟覺”,引發了他新的寫作訴求——關於人心的天真、 成長、成熟、變化、扭曲和回歸。

  丁捷是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歷程成長起來的,經過大學教師、省委機關幹部、企業管理人員、援疆幹部、省屬文化單位紀委書記等多個崗位的歷練,耳聞目睹了40 年來社會的變遷和人心的演變。洞察世間萬象、人生百態,剖析眾人的起落浮沉,丁捷終於找到了一條透視人生的指導線索,把思想聚集到“初心”這個主題上來。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是近年來使用頻率較高的一句話,意思是只有堅守本心信條,才能功德圓滿。 初心,顧名思義,就是做某件事最初的願望,最初的原因,最初的目的。

  丁捷在《初心》一書中對初心的理解是,初心即自然,初心即自儉,初心即自由,初心即自重,説來説去,初心是一切美好的本願。守得本願,方得美好。追問初心,還是初心。

  “人之初,性本善。”一個人,一個政黨,一個政府,開始起步時大都有美好的初心,然而“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初心易得,始終難行。走著走著,把初心淡忘了、走丟了,結果,善始而不得善終!

  所謂不忘初心,就是不要忘記人之初那種純真與善良,不要忘記做人的良知和底線,不要忘記人生的希冀和夢想,不要忘記事業起步時的承諾和誓言。砥礪前行,不懈奮鬥,以達到至善的最高境界。

  黨的十九大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作為中國共産黨的時代主題, 習近平總書記講:“中國共産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

  那些失足落馬的官員,原本並不壞,不少人曾是奮發有為、政績 顯赫的幹部,也曾有良好的初心。因為走得太快、走得太遠,以致忘 記了自己為什麼出發,忘記了自己走過的路。面對著各種挑戰、各種機會、各種選擇、各種誘惑,逐漸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要到哪去。

  作為共産黨員、領導幹部,任何時候都要堅守初心,不辱使命;任何情況下都要堅守防線,不要跨越法律、紀律、政策、道德這四條“邊 防線”,循規蹈矩不逾界;任何情況下都要把住私心、貪心、野心這 三條底線。一個人一旦失去底線,什麼壞事、醜事都敢幹。一個社會 一旦失去了底線,什麼荒唐的事情都可能發生。人生的經驗告訴我們, 常理比知識更重要,良知比智慧更可貴。一個人只要不違常理、不背 良知,即使有小錯或者小毛病,也不至於導致大錯和沉淪。而一旦違背常理、泯滅良知,那便不可救藥、下場也就可悲。

  初心,這是當今社會的大主題,是人生的大文章。丁捷的這本著 作《初心》,未必能從理性上完美詮釋“初心”這個大課題。《初心》 更不企圖引領和教化,而是作者自我心靈的直白,真誠情感的結晶,是美好與憂傷記憶的萃取,語境親切,態度率真,因而它讀起來如此 感人;《初心》更是丁捷跳出思想的小我,概括一代人甚至幾代人的 思想的某些“情緒”,某些“律動”,以企能助人開悟。《初心》的 初衷,是感召更多的人,走在人心的光明正道。文可化心,文可載道,《初心》也許是當今社會呼喚的一個美好文本。

  2018 年初春于北京

標簽 - 初心,丁捷,政黨,牢記使命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