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史

2018年01月09日 15:37:50
來源: 中國青年網 作者: 李申

  

  【作者簡介】

  李申,1946年生,河南孟津縣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上海師範大學哲學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古代哲學、宗教和自然科學。主要著作有:《中國古代哲學和自然科學》《中國儒教史》(上下卷)《宗教論》(三卷本)《隋唐三教哲學》《簡明儒學史》《道教本論》《氣範疇通論》《敦煌壇經合校》《易圖考》等。其中《宗教簡史》榮獲第三屆中國大學出版社圖書獎優秀學術著作二等獎。

  【內容簡介】

  本書首先對中國古代有無科學這一問題提出了看法,進而以時間為序,分朝代詳細介紹了中國科學的發展歷程,內容涉及地質、氣象、數學、醫學、生物、音律、曆法、地理等領域,內容龐而不雜,體量弘大豐富。

  【線上試讀】

  中國科學史的起點和終點

  雖然有人主張,凡是確切的知識都是科學。但是我們只能説這是屬於科學領域的知識,卻不能説這是人類科學活動的開始。單是確切的知識,不單早期的人類具有,就是一些高級動物也有,而不僅是本能。然而這些知識,都是動物在謀生過程中,人類在他們的生産和生活實踐中所不自覺地獲得的,是謀生,或生産和生活活動的副産物。沒有這些知識,不僅人類,許多稍微高級一點的動物,也無法生存。這些知識的正確性,是促進人類把探討知識本身作為重要事業的前提。人和動物的區別,就是無論動物如何聰明,都不可能專門把獲取知識作為自己的一項事業。但是當人類意識到知識價值的時候,就會分出一些人來,專門,或主要從事知識的生産。直到今天,人們的生産和生活,幾乎都要謀求在確切知識、也就是科學知識的指導下進行,才覺得放心。科學知識的生産和應用狀況,已經成為一個國家富強與否和文明程度的標誌。因此,我們也只把自覺從事的以獲取知識為目的的活動稱為科學活動,並且把這個自覺獲得知識活動的始點作為科學的始點。

  自覺獲取知識的活動,在不同領域的表現是不一樣的。在天文學領域,樹起一根標桿去測量日影長短變化,甚至在未樹標桿之前,注意觀測日月星的出沒狀況並且記錄它們,這就是天文學的開始。在醫學領域,認真觀測疾病的狀況,自覺尋求治療的方法和藥物,就是醫學的開始。在農業領域,探討增産的方法,也應該是農業科學的開始。在數學領域,能夠從具體事物中抽象出數字並自覺探討數字之間的關係,也就是數學的開始。因此,像我國典籍《山海經》中記載日月出入的位置,《夏小正》中記載中星出沒的時間,甚至神農嘗百草的傳説,后稷教民稼穡,都應視為我國先民科學活動的開端。這些開端具體在什麼時代,當時是什麼樣的情況?今天已經很難知曉了,然而我們的先民很早就自覺地從事專門生産知識的活動,則是確定無疑的。這些活動的成果,以不同方式,記載在我們的古籍當中。這些記載,就是我們這部中國科學史的基本資料。

  科學是人類自覺認識世界、獲取知識的活動,和哲學、宗教都不一樣。哲學是一個個獨立的思想體系構成的世界,體系之間的界限,要遠大於體系之間的聯繫。宗教的世界裏,更是一個個獨立的“王國”。愈到後來,“王國”之間就不僅是界限,而且是排斥甚至敵對。科學則不是一個個獨立的思想體系,而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過程,是人類為了更好的生活因而追求更多的知識、並且對知識不斷發展和改進的活動。這樣的活動,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必要組成部分。如果因為某些偉大人物的名字而使科學之間有所區別,那也不是獨立的體系,而是科學本身發展的階段,一個分支。哲學和宗教體系一個個都獨立於社會生活之上,人們也根據自己的狀況決定對它們的態度:需要,還是不需要?而未必就影響自己的生産和生活。但人們,無論是個人還是群體,都不能離開科學,否則就要墮入愚昧和落後。因此,哲學體系在歷史上不斷變更,宗教體系也不斷更替,都有自己的誕生和滅亡。誕生的,將來也要滅亡。但科學,可以説有誕生,從人類自覺追求知識開始;卻不會有滅亡。因為人類存在一天,就需要知識,需要知識的更新。

  但是對於中國科學來説,卻有自己的終點,這就是隨著西方近代科學的傳入,中國科學的支流逐漸融入人類科學的主流。具體在什麼時候,不易確定。各個領域也不一樣。在天文學領域,以清代國家採用湯若望等人所制訂的曆法為標誌,中國古代天文學就走到了盡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其他領域,則要到鴉片戰爭以後,才逐漸退出了歷史舞台。也有的門類,比如中國醫學,仍然在盡著自己的使命。我們之所以説傳統醫學,也就是中醫也有終點,只是説它的理論已經不是在傳統的道路上繼續發展。進一步發展的道路,是融入近現代的世界醫學。

  中國科學史的意義

  單是為了一句“中國古代無科學”,就值得撰寫一部《中國科學史》。然而《中國科學史》的意義,決不僅僅是要滿足阿Q式的虛榮。重視自己的歷史,幾乎是任何民族的共性。一句“讀史使人聰明”,幾乎説盡了所有歷史著作的意義。歷史上,帝國主義征服一個民族,從思想上首先要做的,就是消滅那個民族的歷史意識。社會愈是發展,人們愈是想較多地知道自己的歷史。如今在我們中國,隱士、流氓,宦官、妓女,纏足、賭博,都有了自己的歷史著作。相比之下,為科學修史,當更為迫切和需要。

  雖然,為中國科學修史,而且是要修成一部純粹的、離開技術問題也能成立的科學史,這件事的難度,恐怕比我這個僅僅客串了一點中國科學史研究的作者所能想像的要複雜得多。然而在這裡,我也只能像寫作《中國儒教史》時候的心情一樣,以馬克思自勉的話自勉:

  這裡是地獄的入口處

  這裡必須禁絕一切猶豫。

  筆者希望,這本《中國科學史》之後,應有真正夠格的《中國科學史》出來。

  中國科學史的寫法

  “中國科學史”的全稱應當是“中國自然科學史”,即中國人認識自然界事物的歷史。它的內容,是自然事件和自然物以及相互之間的關係。人與自然事件和自然物的關係,我們視之為技術,而一般不列入本書的範圍,除非不得不提及的情況下,也是為了尋求在這種關係中體現了什麼樣的人對於自然事件之間關係的認識。這是本書對於科學和技術關係的處理。當然,也不涉及社會科學問題。這不是作者本人不認為社會科學也是科學,而僅僅是為了適應目前多數人關於“科學”概念的積習而已。

  一般説來,對自然物和自然的事件的認識,都是具體的認識。比如生物中那些個體的習性,非生物中的某些具體物的性質。然而第一,在取得了許多具體認識之後,人們不可能不把這些知識加以概括,得出更進一步的、具有普遍意義的結論來。即如花是紅的、草是綠的,也都不僅僅是具體的知識,而是概括的知識。一般説來,凡是知識,都是某種概括出來的共同本質。這是人類在自然的生命途程中逐漸發展起來的抽象能力。區別僅僅在於概括程度的高低,也就是知識所反映的實際範圍的大小。而當這種概括達到當時的最高點的時候,一般也就被列入哲學的範圍。不僅後人把這些知識列入哲學,即使當事人,也往往認為自己所得的知識是哲學。直到牛頓,仍然把自己那些物理學定律視為哲學結論。

  從一個個具體的知識中歸納、概括出具有普遍意義的結論,其中不可避免地要進行從特殊到一般的推論行為。即使像花是紅的、草是綠的這樣的結論,也不可能是完全歸納的産物。而且實際上,花並不都是紅的,草也並不都是綠的。至於那些具有更高普遍意義的結論,其中不確定的、甚至一定是錯誤的內容,當更加嚴重。這就是人們常説的“靠思維甚至臆測來填補”的東西。從這個意義上説,把這部分內容放入哲學,是正確的。然而,迄今為止的科學結論,又有幾項是完全歸納而不帶推理甚至臆測的內容呢!在這些內容上,本書的內容和哲學,會有一定的交叉。原因僅僅在於,科學和哲學,本就處於這樣的關係之中。

  從和自然物對立的意義上,人是認識者。所以我們的科學史,就是人認識自然界的歷史。從自然物的意義上説,人體、包括人體的特殊器官:大腦,也都是自然物。因此,對於人體包括大腦以及精神現象的種種問題,也不能不納入科學史的範圍。在這裡,我們還會碰到作為哲學核心的精神與物質的關係問題。然而,我們在這裡不討論諸如“心生種種法生”或者“存在就是被感知”一類純粹依賴思維産生的問題,而僅僅把範圍限定在我們認為是恰當的領域。

  人類的抽象、概括和推理能力,是發展認識的必要條件。沒有這樣的能力,也就沒有科學。然而,這個能力也是人類認識陷入錯誤的契機。有位名人説過,真理再向前一步,即使僅僅一小步,就會變成謬誤。當人類把自然物的能力向前推進以致遠遠超出它自身的能力的時候,自然力就成為超自然力,負載超自然力的對象,就成為人類最初的神。本書不討論神學問題,但是也必須説出當初人類在認識中如何把正確的知識由於推理的過度而成為錯誤,並且還把這類知識和其他知識放在一起而不加區別。並且想借此告訴人們,現在被稱為宗教的那些觀念,並不是人類純憑想像所建立起來的,雖然後來的宗教觀念確實許多是僅憑想像甚至是有意的謊言,但在最初,則主要是在認識過程中出現的錯誤。也就是説,神祇觀念,和科學是“同根”生出來的,但是走上了不同的發展道路,就像人類中的兄弟、朋友後來由於種種現實的原因而不可避免地成為仇敵一樣。

  誇大自然物的力量創造出了神祇,誇大人的力量,就人是自然物這一點來説,乃是把人崇拜為神的開始。就人作為人而言,對人力量的誇大,就是産生巫術的溫床。巫術和科學的知識處於直接對立的地位,也直接危害著人類的身心健康,然而它也不是從人類認識過程之外産生的騙局,而是人類認識過程中的謬誤,與人類急切想掌握自然力的願望相關。中國古代,和其他民族一樣,也往往會把這類知識視為真理,和那些正確的知識放在一起。而我們的科學史,也不得不涉及這些內容。

  當我們注意科學發展中,也就是人類認識世界的過程中那些謬誤的時候,我們看到,人類比動物高明多少,也就比動物荒唐多少。然而無論是聰明還是荒唐,不僅是後人的財富,也是後人的鏡子。這裡展示著人類求知過程的曲折,展示著求知道路的艱難。當我們今天讚頌古人的輝煌、或者慨嘆古人何以如此荒唐的時候,我們也當低頭看看自己。因為一句諺語説得好:“閣下,這説的正是您呢!”

標簽 - 中國科學史,李申,古代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