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為“焦官”的謝覺哉

    “你們會説我這個官是‘焦官’(湖南方言,指不掙錢的官)。是的,‘官’而不‘焦’,天下大亂;‘官’而‘焦’了,轉亂為安。”這是1950年1月,當湖南家鄉的親人提出想到北京找個好前程時,謝覺哉在回信中的一番話。在長期的革命生涯中,謝覺哉始終牢記共産黨員的身份,用紀律約束親情,為今人樹立了光輝的榜樣。

    “我們是以身許國的共産黨人”

    謝覺哉一直對家鄉和親人懷有濃濃的眷戀之情。大革命失敗後,他離開湖南,從此與家人音訊不通,直到10年後才得以再次通信,也因此對故鄉的妻子兒女十分愧疚。1939年,在寫給妻子何敦秀的信中,他説:“四十一年當中,我在外的日子佔多半,特別是最近十幾年,天南地北,熱海冰山,一個信沒有也不能有……家庭生活兒女婚嫁的事,我從來沒有管過,現在更來不及管。這付繁重的擔子,壓在你的肩上,已把你壓老了罷!我呢,連物質上給你的幫助,都很少很少,這是對不起你的事!”女兒謝藹英在謝覺哉離家時才10歲,成年後曾有信盼其聚首,未料不久即病故,父女二人終未能再見。消息傳來,謝覺哉悲痛地寫下一首《哭藹英》:“欲哭無從哭,十九年前貌恍惚。欲哭苦無淚,喪亂重重鄉里隔。我離家,汝尚雛。慚我拙,教養疏。依母朝朝事勞作,望父年年消息惡……”

    謝覺哉雖然對親人懷有如此濃烈的深厚情感,但也十分注意以黨的紀律來約束親情。入黨後不久,他就抱定了為革命獻身的志向,對前來投奔的弟弟説:“革命前途未卜,我已以身許黨。”作為領導幹部,他總是率先垂范,樹立楷模。延安時期,謝覺哉就提出黨員要做群眾的模範,認為“中國共産黨是無産階級的先鋒隊,同時也是民族民主革命的領導者,要廣大群眾跟著我們走,不是命令或統治他們,而是靠黨員的模範作用”,如果“州官可以放火”,哪能去“干涉百姓點燈”,“公家人”必須是自覺“遵守法令的模範”。新中國成立後,謝覺哉先後擔任內務部部長、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等多個重要職務,面對親友們紛至遝來的各種請求,他堅持原則,稱自己在外是做“工”,而不是做“官”。面對家人的不理解,他語重心長地告訴他們,“我們是以身許國的共産黨人”,“共産黨是一種特別的人,他不能多拿一個錢,他的生活不能比一般人高”。

    “不要認為地位高的人可以説情”

    謝覺哉特別重視對親屬的教育和約束,他曾説,“人民革命,替人民造下一發展機會,並不能也不應給人或一部分人以不費力的好處”。從不利用手中的權力為親友謀取利益,這在他與親屬交往的許多事情上都表現得十分明顯。

    在謝覺哉擔任中央人民政府內務部長的消息傳到家鄉後,鄉親們議論著,窮山溝裏出了個大官,真了不起,家人們也想到北京去找個好前程。當兩位久未謀面的兒子提出想搭便車來北京看父親時,謝覺哉説:“兒子要看父親,父親也想看看兒子,是人情之常”。但他同時又委婉地拒絕道:“刻下你們很窮,北方是荒年,餓死人;你們籌措路費不易,到這裡,我又替你們搞吃的住的,也是件麻煩事……打聽便車是沒有的。因為任何人坐車,都要買票。”1956年,80多歲的堂哥謝凡宣寫信請求其為家鄉友人後輩推薦工作,謝覺哉回復説:“無論什麼機關、廠礦招收員工,都要經過考取或由一定機關調用。沒有可由私人推薦的,薦了也沒有效果。”1960年,當外孫姜忠提出調動工作想請外祖父幫忙時,謝覺哉回信説,“姜忠調工作的問題,我不知道可不可調,如果可調,姜忠可以自己請求,如不可調,那旁人説也是空的”,並告誡家人“不要認為地位高的人可以説情,這是舊社會的習氣”。

    謝覺哉對親友的約束還表現在其他許多方面。1962年,湖南寧鄉一帶濫伐林木成風,謝覺哉故居南馥衝附近的山林遭到嚴重破壞,謝氏孫輩謝金圃、曾文義等人向有關部門反映未果,便賭氣在自留山內濫伐樹木,受到了處罰。事後,謝金圃給謝覺哉去信,希望得到祖父的支援,沒想到謝覺哉在回信中嚴厲地批評了他們,並要求他們在社員大會上作檢討,而且不止一次,要直到大家不要他們檢討了為止。謝覺哉還對這些親屬説:“我年紀老了,身體衰了,可能不會再到寧鄉了,也不打算再回去,即便到寧鄉,也不想再到南馥衝。你們也不要來,除非你們變成了建設社會主義發展生産的積極分子,變成了育林、護林的模範或先進分子,到那時你們再來,也就不覺得慚愧了。”

    “我們是共産黨人,你們是共産黨的子女”

    謝覺哉前後有過兩段婚姻,共育有子女10余人,其中不少是在他年過半百後所生。對於這些孩子,謝覺哉在疼惜之餘卻也沒有絲毫溺愛,一直教導他們樹立正確的身份觀和價值觀。

    1962年3月,在一封列印後散發給子女們的信中,謝覺哉説:“我們是共産黨人,你們是共産黨的子女。共産黨是人民的勤務員,要幫助廣大人民能過好日子,要工作在先享受在後,當廣大人民還十分困難的時候,我們過著這樣的生活,應該感到不安,而絕不應該感到不足。”他經常教育子女,“凡自己能做的事,都要自己動手”,不能因為是高級幹部的子弟就搞特殊。“凡學習或工作,都要自己負責,做不好或做得好,都要自己檢查。記住,作為下次做的教訓。”他曾對女兒謝冰茹説:“不論做甚麼,自己總要出力、用心,是人家信任你,組織上需要你;絕不可依靠人家照顧你。”當部分兒女提出加入中國共産黨的想法時,謝覺哉告誡他們:“入黨不止是組織上批准你入黨,而是要你自己總想行動像個具有共産主義品質的人。”

    謝覺哉十分注重對子女道德品性和個人素質的培養,小到説話寫字,大到工作生活,到處都可以看到他的教誨。他多次告誡年幼的子女要愛惜書本文具和生活用品,知道“來之不易”,“不可進了中學就丟了小學的書,進了高年級就丟了低年級的書”,“衣服包括鞋子、襪子、蓋被、褥子等,臟了要洗,壞了要補,要愛惜,收藏得好,不使它壞”。兒女們的家信中出現了錯字、脫字,他則立刻指出,要他們改正。

標 簽:
  • 謝覺哉,1950年,共産黨人,黨的紀律,入黨
( 網站編輯:唐淑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